当前位置:主页>行业人物>
张茵试图彻底解决“血汗工厂”问题
来源:  作者:本站

  6月16日,415名以“劳务派遣工”名义在玖龙纸业(以下简称玖龙)进行手工劳动的职工突然被告知,他们已失去在玖龙继续工作的机会。很多工人是带着午饭来上班的。事先,他们毫不知情。

  此前的香港SACOM学生组织对玖龙的“血汗工厂”报告,正是把焦点集中这些在劳动环境和待遇上遭受不公的“劳务派遣工”身上。如今,玖龙的做法相当于宣布“劳务派遣工”已经“不存在”,那么对“血汗工厂”的指责自然也就没有了指责“对象”。

  “我们看不到他们(玖龙)的诚意。两个月来,玖龙从没有愿意与我们正面沟通。”6月18日,香港SACOM学生组织向记者表示:如果玖龙坚持以辞退员工的粗暴办法解决问题,SACOM不排除将抗争活动升级,通过与全球消费者运动成员联系,扩大国际影响,直接向玖龙海外的客户及投资机构总部施加压力。

  “血汗门”来袭

  今年4月12日,香港SACOM学生组织发布报告,称2006年胡润百富榜上的首位女首富张茵是“点血成金”,其创办的玖龙生产环境恶劣、随意罚款、工伤频繁,是典型的“血汗工厂”。从该组织提供的数张照片中可以看到,玖龙的车间“废纸成堆、污水横流”。

  此时,远在美国的张茵正在为发行3亿美元的债券四处奔忙。面对“点血成金”的道德指责,张茵自称曾为此“哭了起来”,但却始终没有回国就此事进行解释。

  张茵的“漠视”导致SACOM有针对性向股市上投资玖龙的机构和玖龙的跨国公司客户发电邮,要求沽出玖龙股票或停止采购玖龙产品。这些“血汗工厂”报告的传播对象,都是玖龙的“上帝”。他们或关乎玖龙的融资体系,或命系玖龙的销售渠道。

  对境外投资机构而言,如果“血汗工厂”事件能影响玖龙的客户订单,那么他们就有必要评估持有玖龙股票的风险;对玖龙的消费客户而言,如果因为采购玖龙的纸箱,而连累自身产品受到欧美消费者的抵制,或者因为玖龙的“血汗工厂”诱发罢工影响生产,那么他们就不得不限制、压缩在玖龙的采购数额。而这些变化,反过来又会进一步影响证券市场对玖龙的投资判断。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海外消费者运动成员的支持下,一些远在欧洲和美国的玖龙客户,其行政部门不得不腾出人手,处理来自世界各地的质询信件。而投资玖龙股票的大摩基金,已经正式向SACOM致信了解详情。

  5月7日,张茵成功地在美国完成3亿美元融资任务后,急忙赶回东莞召开新闻发布会并组织媒体记者对玖龙车间进行了现场参观。

  但到5月30日,玖龙股价已经由4月12日发布《玖龙血汗工厂报告》时的每股12元跌至每股9元。
上一页1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